内蒙古公务员考试:权大还是法大的纠结

内蒙古公务员考试:权大还是法大的纠结

  近日又有雷人语录爆发,江西省资溪县国土局执法大队大队长吴建非法强拆,面对村民的质疑,直接以 “不要问我为什么,老板说动手我就动手,他说拆我们就拆”理直气壮地回复。

  类似“权大于法”的案例其实不仅局限于此,有些地方权大于法是真问题。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始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,“基层权大于法”这个真问题必须治。

  在江西这次非法强拆中,无论是口称“权大于法”的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长,还是表示“法治从中央到地方层层减弱”、“政府不可能不违法”的镇党委书记、县法制办主任,这样的雷人语录貌似是表面洞悉“权力秘密”,实则混淆了局部与整体,颠倒了实然与应然的关系,更不清楚权力的法理。

  一切权利来源于人民,在使用的过程中也要秉承为人民服务的原则,这是中学生都了然的事情。人民选举人大,人大制定法律,人大产生政府。无论法律还是权力,背后皆为人民,无论权力产生还是权力行使,都应受到法律制约。一句“权力大于法”,展现的是只唯上不唯法的态度,是权力大于人民的逻辑,是法治观的淡漠,更是政治观的幼稚。

  全社会声讨“权大于法”的雷人说法,是怒不可遏,也是一个向善社会的自我保护。因为这样的话负外部性太大,很容易被公众当作官员形象的时代“标杆”,不仅伤害其他干部的法治努力,更会挫伤公众的法治信心。

  要想治理这样的权力末梢,是任重而道远的。对于基层百姓而言,他们接触到的基层公务员怎样,眼中的中国法治生态就怎样,他们与权力切面接触的观感,就是他们对中国法治的印象分。这是基层官员应该始终警醒的。

  的确,放眼中国,真正将权力放入制度的笼子,让广大基层官员能够树立正确的权力观,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对于持“权大于法”官员,无论“惩处”还是“治病”也应按照法治逻辑,也就是不外乎法治这两个字。必须用严格的程序让公众知道,处理不是因为“风口浪尖”,不是“迫不得已”;也要用雷厉风行让干部知道,问责只会是常态而非应对危机。

  总而言之,无论是建房还是处理干部,法治的目标应该一以贯之,法治的方向应该是让人心服口服。法治的链条形成闭环了,法治才有更大生长空间。